當前位置: 百年建筑網> 百年頻道>新聞資訊>名人名言>正文

【最美一線員工】劉德勝:接力父親,獻身水電30載

分享到:
評論
摘要:

“工作識大體、顧大局,任勞任怨,服從組織安排,是一線工人中的黨員模范代表”。支部民主生活會上,內蒙古東臺子項目黨支部如此評價他。 “勤勤懇懇,埋頭干活,踏實認...

“工作識大體、顧大局,任勞任怨,服從組織安排,是一線工人中的黨員模范代表”。支部民主生活會上,內蒙古東臺子項目黨支部如此評價他。

“勤勤懇懇,埋頭干活,踏實認真,跟他父親一樣”。和他同年參加工作,從事抓斗操作管理的老機長,對他贊譽很高。

他就是水電基礎局二公司內蒙古東臺子項目部的資深工長劉德勝,入黨25年來,在平凡的工作崗位上,默默付出,始終如一,用行動守護初心,用奉獻妝點歲月,以全力以赴的投入生動詮釋著一名共產黨員的莊重承諾。

迎來日出,送走晚霞

內蒙古東臺子水庫基礎處理,最主要的是大壩基礎防滲墻,3年工期,軸線1360米,成墻面積10萬平方米。今年是第一年,也是關鍵之年,不光要確保河床左岸段完工,臺地段也要同時開始。

兩個工段,兩個班次,需要4位工長調配。其中一位工長,媳婦在食堂工作,另一位,年紀比老劉還大幾歲,高血壓,身體不太好,晚上需要睡眠。“聽說了這情況,就去跟另一位工長老南私底下商量”,倆人一合計,主動提出上夜班。

“我跟老南都1968年的。其他倆工長一老一少,咱這多照顧照顧,應該的”。上了200多天夜班,時間久了也就習慣了這種晨昏顛倒的作息。“我這身體挺好,真不算啥”。

話雖這么說,老劉曾在西藏旁多呆過兩年,因為感冒落下了鼻炎。冷風一吹就打噴嚏流鼻涕。東臺子地處內蒙,晝夜溫差挺大,就算夏季上夜班,也得穿大衣。

老劉之所以堅持上夜班,其實還有另外一層考慮。“防滲墻這塊,我跟老南經驗稍微多點”,“我就想著,白天生產經理和管理人員忙活一天,怪累的。晚上我們在現場盯著,多操點心,就能讓他們踏實點,少操點心。大家輪換著,進度就上去了”。

東臺子水庫防滲墻是國內為數不多的超百米深墻,地層復雜,流沙層易塌孔,粉細砂最厚29米,項目部上上下下都清楚,這活兒難度不小,不好干。老劉見多識廣,自然也不敢掉以輕心。

說起現場施工,老劉如數家珍。“今年我們這工作完成得不錯,河床左岸66個槽段,臺地段38個,都干得挺順利。”“最深孔105米,最淺接近90米,平均下來得90多米”。

流最熱的汗,用最真的心

“老劉是干防滲墻時間最長的工長之一,具備應對特殊地層突發狀況的能力”。項目總工程師孫超2005年參加工作,去的第一個工地是安徽釣魚臺水庫,在那里認識了老劉。

四川瀘定,防滲墻最深孔124米。西藏旁多,最深孔201米。“那么深的墻,老劉都干過。他是我點名叫來的。他來我就覺得放心”。多年的共同工作經歷,孫超對老劉的能力很了解。

“老職工了,干活兢兢業業,認真負責。”“我倆30年前,黃壁莊水庫那會兒就認識了”。只要老劉在現場,生產經理劉金全就會安心不少。多年形成的默契,工作中他們只需要三言兩語,就能很快明白彼此,達成共識。這樣的合作既高效,又輕松。

經驗源自積累,能力則來自實打實的不斷歷練,并無任何捷徑可走。參加工作29年來,劉德勝參與修建的防滲墻大大小小30多道,不光包括三峽水利樞紐、旁多水利樞紐、瀘定水電站這樣的傳統水利水電工程,還去過深圳媽灣火電、廣東大亞灣核電、鄭州龍湖調蓄、深圳地鐵,在火電、核電、水環境治理、城市軌道交通等領域積累了大量的施工經驗。

他的工作足跡,也同樣印證著水電基礎局近些年加強戰略引領,持續轉型升級,不斷拓寬業務領域所取得的成績。

這些年,老劉實踐著公司核心技術防滲墻修筑在不同領域的廣泛應用,也見證著公司綜合實力全方位的明顯增強,“中國基礎”品牌影響力的日益提升。

不知疲倦,翻越每一個山丘

“我父親對我影響挺大的。”“他常說,即使干一天,我也必須把工作干好”。

劉德勝的父親劉云,水電基礎局第一批老職工,1939年生人。1958年12月,19歲的劉云加入朝陽民工支隊,參與密云水庫建設。這里誕生了新中國第一道槽孔型防滲墻,中國水電基礎局的前身——密云水庫基礎處理總隊也由此組建。

年輕的劉云干過砸夯,當過起重工,搬運工,1962年正式調入基礎處理總隊,從事物資管理工作。他管理的倉庫,配件碼放得整整齊齊,地面上干干凈凈,被譽為水電基礎局的“紅管家”。

“1984年,我父親被評為全國水利電力系統勞動模范”,這是公司第一位全國水電系統的勞模。“當了勞模,他該咋樣還咋樣,不言不語,埋頭干活,老黃牛一樣”。

“有句話我一直記著,我父親說過,‘以自己的能力,干最好的活兒’,他是這么做的,我也得這么做。”“如果要說初心的話,這就是我的初心。也是我父親的”。

“防滲墻這塊吧,咱是見得多,干得多,有點經驗,以后多帶帶年輕人,幫助他們快點成長。這也算是咱這老家伙,能給公司做的最后的貢獻吧”。

“總歸要站好最后一班崗”。遠處傳來機械轟鳴的聲響,映襯著老劉爽朗的笑,房間里生氣勃勃。

“越過山丘,雖然已白了頭。”歌曲《山丘》里蘊含著千帆過后的滄桑。但他知道,這一生要依然“不知疲倦地翻越,每一個山丘。”


資訊編輯:常倩麗 13916196852
資訊監督:汪華 021-26093067
資訊投訴:陳杰 021-26093100

為你推薦

云南快乐10分走势开奖结果 壮游奇迹MU赚钱 宁夏麻将规则捉鸟 甘肃11选5 倩女幽魂的游戏赚钱不 访问出错或页面为空 辛运28 白羊座赚钱厉害的很 基金会赚钱技术目录秘籍 足彩即时赔率500万 什么是网络歌手如何赚钱 我爱玩山西麻将 山西十一选五 腾讯欢乐捕鱼怎么兑换话费 停车场适合卖什么赚钱 北单比分奖金如何计算 雷速体育视频直播无法加载